1
团隆德县委
 

 
 

 
 

 
 
  隆德风情 ->正文
 
历史上著名的宋夏好水川之战
 
团隆德县委       2008年12月03日

 

历史上著名的宋夏好水川之战

 

宋庆历元年(1041年),宋与西夏战于好水川,史称“好水川之战”。宋明道元年(1032年)元吴承袭父业,外倚契丹,内申号令,以兵法勒令诸部,模仿宋制,在政治、军事、文化等方面进行改革。在整顿内部的同时,对外发动战争。景元年(1034年),元昊在环、庆两州打败宋军,次年又败吐蕃、攻回鹘,攻占瓜、沙、肃三州。在宋“缘边山险三百余处修筑城堡,欲以收集老幼,并驱强健为人寇之谋”。宝元元年(1038年)十月立国称帝。西夏长期备战,而北宋统治者把主要精力用于防止内变和农民起义上,“召饰太平以夸骄虏,将畏猜嫌而思屏息,兵从放散而耻行枚”;东起横山,西亘环州、原州(固原)、巩州(陇西)至临洮之线,仅以永兴、凤翔、秦州作为策源地,陇山为藩篱,建筑堡寨群构成防御线。在这长达两千里的战线上,驻兵20万,只守边壕,“夏兵来则御之,去则释之”,屡战屡败。好水川之战是三川寨之战失利后的一次大战役。
   三川寨之战宋军失利后,朝廷派翰林学士权开封府事晁宗悫等至永兴议进讨之策。有主战者,也有言和者,众议不一。夏竦等以攻守二策,遣陕西经略安抚副使韩琦、判官尹洙赴京,求决于仁宗。仁宗与两府共议,决定取攻势。诏令开封府、京东西及河东路“括民驴五万,以备军资补给运输,诫以次年正月为出兵之期。范仲淹上言请俟春暖出师,以延路于二月半合兵万人,牵制元昊东界军马,环庆泾源之师俱出。诏从。”庆历元年(1041~-)正月,元昊侦知范仲淹不同意韩琦等人的攻策,而朝廷又举棋不定,又不决于攻势,又不明于守计。便一面使人乞和以疏懈宋兵,坚其不战之心,一面积极备战。范仲淹知其不肯归顺,不敢奏闻,自修书于元吴,晓以利害。二月初二日,“夏竦复奏由泾源、延两路进攻。朝廷以夏奏示范仲淹。”正当宋进兵之议未决之际,夏元昊统兵倾国出动,一路沿三川、怀远城,经张家堡南下,沿好水川至羊牧隆城。元昊自率10万精兵,由天都山南行,设伏于好水川口。
   宋闻西夏兵趋怀远城,韩琦急调镇戎军守军及泾源路守军约3万人,命行营总管任福为统帅,耿傅为参军事,泾原路驻泊都监桑怿为先锋,钤辖朱观、都监武英、泾州都监王圭,各以所部随从任福调度。韩琦告诫任福“并兵自怀远城趋得胜寨,至羊牧隆城,出敌后”,“待其归,邀击之。”并移檄申约:“苟违节度,虽有功,亦斩。”
   二月十二日夜,任福兵驻三川寨,次日任福领轻骑数千在捺龙川会合镇戎军巡检常鼎、刘啸,与西夏兵在张家堡相遇,斩夏兵数百,夏兵弃马、羊、驼佯装败退。桑怿引骑兵追赶,任福掩兵随后。侦探传报前方敌兵很少。任福以为容易取胜,武英则以为前面必有埋伏,任福等不听,领兵前进。薄暮时分,任福背弃韩琦所定行军路线,兵分两路,命桑怿为一军屯兵好水川(隆德好水乡),武英、朱观为一军屯兵笼洛川(隆德观堡乡),约定翌日在川口会兵。
   次日,任福与桑怿循好水川西进,桑怿为先锋。见道旁有银泥盒,封袭紧密,内有动跃声,疑不敢开启。任福至,打开银泥盒,悬哨鸽数百只自盒中飞出,盘旋而上。于是,夏伏兵四起,宋兵仓促应战。任福列阵未成,夏兵纵铁骑冲突。酣战至午时,夏阵中树起鲍老旗,挥右,则右边伏兵出;挥左,则左边伏兵起,双向夹攻。宋兵欲据山险,山上伏兵下击,宋兵大败,桑怿、刘啸及任福之子任怀亮皆战死。夏兵分数千断宋军退路,任福力战,身中十余箭犹顽强决斗,后枪中左颊而死。
任福兵败,夏军合兵并攻朱观、武英。王圭以羊牧隆城兵4500人助战,渭州驻泊都监赵津率瓦亭骑兵3000人为后继。夏阵坚不得破,王圭杀军校不进者数人,人阵力战,杀数百人,铁鞭挠曲,手掌尽裂,目中飞箭而死。武英重伤,士尽被杀,耿傅、赵津皆战死。战斗自午时至申时,夏兵愈战愈多,宋兵大败,内殿崇班訾
 、西头供奉官王庆、侍禁李简、都监李禹亨、刘钧死于阵。惟有朱观在姚家堡被王仲宝解救,冲出包围。
   好水川之战,宋阵亡任福以下将佐数十名,士卒战死10300人。消息传来,“关右震动,仁宗为之旰食。”败后赏罚,除抚恤死事之家外,降知镇戎军崇仪使朱观为供备库使,降韩琦为右司谏知秦州,范仲淹为户部员外郎知耀州。夏竦判永兴军。

 
发表评论
 
版权所有:               技术支持: 共青团中央办公厅信息与技术处
E-mail:                地  址: